這個女孩是我12/1在高雄新車站搭訕即約的對象,當天結束約會前,就已經敲好週四見面。

認識她那晚,一直到了快結束的時候,她才承認她在臺北有一個男朋友,在我的主動提問之下。不然她原本沒打算要提的。

那天之後,我們每天都聊天,也常講電話。我很快判斷她對我的感覺已經超越朋友,只是礙於她不願背叛男友,不斷試圖把我拉到「朋友」的區域。為了不落入她設的框架,我表明意圖,說我對她的感覺不只是朋友,而是男生對女生的喜歡。

這時她就掙扎了,帶著些許害怕。她怕我哪天得不到她就離開,她怕失去我這個人。她說她知道自己沒立場留我,但如果我因為有了新對象而離開她,她會很難過。這時候,加上她前面不斷對我廢物測試,依經驗、也依我們學會的東西,已經可以判斷出兩件事:

1.她對我的感覺已經超越「朋友」(情緒水位有到)
儘管她表面一直強調對我的喜歡只是朋友,我們都看得出來,那都是對方在合理化,目的是為了減緩同時喜歡兩個男生的罪惡感。

2.她想把我拉進「朋友」關係,是因為道德壓力
女生想把男生打入朋友區的原因,大部分是對那男生沒感覺。但根據前面跡象判斷,她對我是有感覺的,因此她想這麼做的原因,百分之百是道德壓力問題。

因此後面互動,如果要升溫,要肢體接觸,就得解決道德壓力的問題。

這時要怎樣拿掉對方壓力?很簡單,就是同理。同理她不想背叛男友的心情,同理她真的會因為同時跟兩個男生親密而有罪惡感;然後告訴她,我懂她的心情,所以不勉強她做不想做的事。這時最關鍵的,是不能把這些話當「招」。也就是說,我是真的能同理對方後放下,能夠真的接受不親密也沒關係。後面可以試著解決問題,問題解決了就享受,無法解決也沒關係。不要就不要,我無所求。

週四那晚,她確實不讓我牽手,也不願意親吻,最多只能從背後把她摟在懷裡。當我說我能理解她、不親就不親時,她卻摸摸我的頭,說她還是很想留住這段關係。

有趣的是,她說有很多試圖要追她的男生,沒多久都會被她「引導」到朋友關係。她說很多原本喜歡她的男生,都在她的主導和婉拒之下成了哥兒們。這一聽就知道,是那些男生在和她相處的過程中沒有保持住框架,讓女生「朋友」關係的框架凌駕其上。

而我沒有,我一開始就嚴正告訴她,我不要跟她當哥兒們。而這也成了她後來內心很掙扎的起因——只因為我不像其他男生「乖乖聽話」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